你的位置:主页 > 甲壳虫汽车 >

新甲壳虫

2020-05-07 10:53      点击:

  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绝不存在官方及代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受骗。详情

  大众甲壳虫(Volkswagen Beetle)正式名称为大众1型(Volkswagen Type 1),是由大众汽车(香港译福士车厂)在1938年至2003年间生产的一款紧凑型轿车。1998年,在最初的甲壳虫下线许多年以后,大众汽车正式推出了外形与原先非常相似的新甲壳虫(以大众高尔夫(Golf)为平台),而甲壳虫则在墨西哥和其他少数一些国家一直生产到2003年。在评选最具世界影响力的“20世纪汽车”的国际投票中,甲壳虫排名第四,仅次于福特T型车、迷你和雪铁龙DS。

  当人们谈到甲壳虫的时候,会想到很多在当时无与伦比的优点,廉价、结实、实用、操控性好……但是能让甲壳虫成为经典的最重要原因仍在于它那通行于世界各国文化之间的,可爱的外型设计。在这一点上我们看到了德国大众最顽固的一面。一句“全世界都喜欢德国的这个”就已经为甲壳虫把线年代,曾经有人提出过这样的问题,甲壳虫为什么不变化一下外型,而大众汽车的回应则是广告中一个画着甲壳虫车尾图案的蛋,并且说:“有的外形不可能再改进了。”整整15年后的1978年,当甲壳虫已经在德国停产,高尔夫已经接替了它的时代之时,大众汽车再次用了一种顽固不化的口气在仍是蛋主题的广告中写道“我们将保持这个外型,直至最后。”

  2003年7月甲壳虫在墨西哥停产的最后一刻,大众公司履行了自己的诺言,这个波尔舍在1931年设计出的家伙在这么长的时间里没有改变过它的外型。在墨西哥这块最后的市场上,当政府要求今后出租车只能用四车门的车型时,甲壳虫选择的是放弃而不是改变。那么波尔舍的设计真的完美无缺到可以永葆时尚吗?大众在不断推出一代代变化着造型的高尔夫和帕萨特的时候却为什么坚守着甲壳虫的老式设计呢?

  在二次大战之前,希特勒希望能够生产一种德国普通老百姓都能买得起的民用车,并对这款车所能达到的性能做了明确规定:汽车的最高速度要达到62英里/小时,每加仑汽油要能够行驶42英里,必须是风冷发动机,而且车内还要能够乘坐2个成年人和3个儿童。而这款车的设计工作就交给了当时赫赫有名的波尔舍博士(Ferdinand Porsche)。波尔舍先生不仅是老甲壳虫车型的技术之父,同时也是世界著名的豪华跑车保时捷公司的创立者。甲壳虫的原名即是现今大众车的名字--Volkswangen。

  1934年6月22日,德国汽车制造联合会委托著名的汽车设计师费迪南·波尔舍设计一款“大众汽车”。1935年,样车下线马力。这款车可以说是日后甲壳虫车型的原型,其极具个性的元素在后来的甲壳虫车型上都得到了体现。不过这种车外型实在太像甲壳虫了,于是它被冠以了这个绰号--甲壳虫(Beetle)。

  甲壳虫系统是德国大众最成功的车型之一,全球的几代人把大众汽车的甲壳虫,选为了他们一生中的第一部汽车。它是一种很容易使您一见倾心,而且很可能是当前世界上最为个性化的车型。

  从第一辆甲壳虫问世到现在,已六十多载岁月,在它诞生、发展,壮大的过程中更是充满了传奇色彩。

  1934年 希特勒委托波尔舍设计售价在1000帝国马克之内的大众汽车。

  1937年 已经制造了30辆样车,完成了将近240万公里的路试,成为当时最耐用和可靠的轿车。

  1938年 第一辆坚实而具有与众不同外形的甲壳虫在德国的沃尔夫斯堡下线,被称为“欢乐带来力量的汽车(KDF车)”。同年7月3日,“甲壳虫”这个名字第一次出现在《纽约时报杂志》上,美国认为这辆车像“一只可爱的小甲壳虫”。

  1939年KDF车首次在公众面前亮相,27万德国人预定了该车,但是战争的爆发使大众汽车厂转为生产军备。

  1945年 经过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尽管工作的63%被炸毁,但是甲壳虫几乎在战争刚刚结束就开始了生产,英国军管当局订购了2万辆车。

  1947年 第一批甲壳虫出现在德国汽车销售商的展厅中,全年制造了8987辆甲壳虫,并第一次出口到荷兰。

  1949年 大众汽车推出用于出口的甲壳虫,50年代甲壳虫的出口为德国的经济奇迹做出了决定性的贡献。1月8日,两辆甲壳虫从荷兰经水运抵达美国。

  1951年 大众汽车的总产量达到25万辆,并已经向29个国家出口了甲壳虫。

  1953年 甲壳虫原有的面包圈型后窗被更大的椭圆车窗所代替,这一代甲壳虫被亲切称为“小椭圆”。

  1954年 甲壳虫的功率从25马力提高到30马力,最高时速达到110公里。

  1966年 44马力的甲壳虫1500型面世,一年后又推出了34马力的经济型甲壳虫。

  1967年 第1000万辆甲壳虫下线。也就是在这一年,这种车在德国被正式称为“甲壳虫”。

  1972年 2月17日,大众汽车甲壳虫以15007034辆的总产量打破了福特T型车的生产纪录。

  1974年 7月1日上午11:19分,在沃尔夫斯堡生产的最后一辆甲壳虫下线年 在德国本土生产的最后一辆甲壳虫在埃姆登工厂下线;同时在海外,甲壳虫的生产量已经达到1000辆/天。

  1980年 最后一辆装配风冷发动机的甲壳虫敞篷车驶出了位于德国奥斯纳布吕克的卡曼公司的生产线万辆甲壳虫在墨西哥下线。为了庆祝这一伟大成就,大众公司推出了“SilverBug”珍藏版甲壳虫,以此献给那些忠心的追随者。

  1998年 新甲壳虫诞生,在墨西哥生产,供应全世界。新甲壳虫车的雏形创意于1998年,并在底特律国际车展上第一次向公众展示,称为“概念一”。随后于同年在日内瓦出现了新甲壳虫的敞篷车型。

  2002年 随着第21517415辆高尔夫驶下生产线,高尔夫的生产量超过了甲壳虫位居世界第一。

  2003年 7月30日,最后一辆甲壳虫驶下大众汽车墨西哥工厂的生产线年生产历史、全球总销量超过2200万辆的传奇之车走下历史舞台。该厂生产了3000辆特别版的甲壳虫车,以纪念这个车系的结束。

  当人们谈到甲壳虫的时候,会想到很多在当时无与伦比的优点,廉价、结实、实用、操控性好……但是能让甲壳虫成为经典的最重要原因仍在于它那通行于世界各国文化之间的,可爱的外型设计。在这一点上我们看到了德国大众最顽固的一面。一句“全世界都喜欢德国的这个”就已经为甲壳虫把线年代,曾经有人提出过这样的问题,甲壳虫为什么不变化一下外型,而大众汽车的回应则是广告中一个画着甲壳虫车尾图案的蛋,并且说:“有的外形不可能再改进了。”整整15年后的1978年,当甲壳虫已经在德国停产,高尔夫已经接替了它的时代之时,大众汽车再次用了一种顽固不化的口气在仍是蛋主题的广告中写道“我们将保持这个外型,直至最后。”

  2003年7月甲壳虫在墨西哥停产的最后一刻,大众公司履行了自己的诺言,这个波尔舍在1931年设计出的家伙在这么长的时间里没有改变过它的外型。在墨西哥这块最后的市场上,当政府要求今后出租车只能用四车门的车型时,甲壳虫选择的是放弃而不是改变。那么波尔舍的设计真的完美无缺到可以永葆时尚吗?大众在不断推出一代代变化着造型的高尔夫和帕萨特的时候却为什么坚守着甲壳虫的老式设计呢?

  这是一款叫人一见倾心的车型;这是一款享誉世界60余年的车型;这是一款当今世界上最为个性化的车型;历史悠久的甲壳虫,以其简洁的设计、朴实的风格,在不断地推陈出新中一直受到各界的欢迎和赞誉……

  如今,在世界各地仍旧有几百万辆甲壳虫汽车行驶在路上,它们中间几乎包括了几十年来甲壳虫的所有车型。尽管由于各种原因,甲壳虫汽车登记在册的数量在逐渐减少,但它仍然是世界上最流行和最受人喜爱的汽车。

  至今仍在使用的甲壳虫直到今天,您还可以在金沙萨、吉隆坡、德班、杜塞尔多夫等许多地方,看到这款风格独特的车型。全球的几代人把大众汽车的甲壳虫选为了他们一生中的第一部汽车。

  不可否认的是,波尔舍的这款简洁的设计在当时(二战前)与第一款量产轿车福特的t型车相比,具有了超前的现代感。而且它简洁流畅的外型看起来就十分结实,不用担心在颠簸的乡村公路上会掉下某个零件。事实上甲壳虫确实也是结实实用的代名词。但人们眼中的时尚总是随着社会历史环境的变化而时刻改变着,甲壳虫也不例外,实际上从它在战前诞生到战后量产的过程中经历过一次重要的改型,只是我们不知道那是不是波尔舍自己操刀进行的。在《大众汽车编年史》1934~1938年这一章节中,可以看到波尔舍照片左下方那款大众汽车原型车时,第一个想到的似乎不是可爱的蛋壳或虫子,隐约中却闪现出德国士兵头上钢盔的影子。而战后大众汽车厂在英国占领军的托管下,从一个军备生产厂回归轿车生产厂后,生产出的甲壳虫轿车与原型车相比已明显发生了变化———车的前部被加长而且具有了更加夸张的弧度,两个前灯从中间分向了两边的轮框上方,像两只可爱的大眼睛,这种变化使它从一个冷酷的金属壳子变成了有生命的卡通玩具,充分迎合了战争阴云散尽,人们重拾生活乐趣的心境。正是这种情趣的造型,使甲壳虫在二次世界大战到20世纪七十年代这段欧美经济增长最快的时期,走到哪里就把快乐带到哪里,让人无法不喜欢它。特别是在那个资源紧缺,物美价廉、结实耐用又具有良好操控性能的小型轿车供不应求的年代,人们爱透了它。如果仅从排量、马力和价格上来看,甲壳虫的定位本应是有阶级的,但正是因为当时不可复制的历史背景,使它的顽皮造型作为一种时尚的社会符号,让各个阶层的人都能找到接受它的理由,从而具有了跨越阶级界限的独特定位。

  实上,新甲壳虫将不是第一个引入1.4T版本的进口大众车。此前,大众的两厢运动型轿跑车尚酷,就率先应用了1.4T双增压发动机。

  虽然甲壳虫以“全球车”著称,曾经在20个国家和地区实现本土生产,但很遗憾的是,迄今为止,甲壳虫的“有生之年”没有实现“中国造”。在北京街道上偶尔驶过一辆进口的甲壳虫,经常会因为“稀有”而让人们注目半天。这辆在国外因为普及而有“全民车”之称的甲壳虫,在中国还是高不可攀的高档车。

  1938年,大众推出了经过进一步改型的“38”系列车型,第一辆坚实而具有与众不同外形的甲壳虫在德国的沃尔夫斯堡下线。但那时,甲壳虫更多地被应用在战场上。它装载的空冷直列4缸986毫升排量发动机能输出24马力的功率,车重750公斤。这款坚实且具有与众不同外型的车,就是“甲壳虫”汽车的鼻祖。“甲壳虫”这个名字第一次出现是在1938年7月3日的《纽约时报杂志》上,美国人认为这辆车像“一只可爱的小甲壳虫”。但实际上,直到1968年,“甲壳虫”的名字才第一次出现在大众公司官方的广告里。 当它真正成为大众普遍接受的汽车时,已是上世纪的四五十年代了。

  在这里还可以给大家介绍一下“甲壳虫”这个车名的来历。在甲壳虫刚刚诞生之时,它没有自己的名字,在公司内部都是称为“型号1”“型号2”“型号3”之类的。第一次采用“甲壳虫”是在1950年,一位英国甲壳虫的用户,他儿子的同学第一次见到那部车时,觉得很想昆虫中的甲壳虫,所以就随口叫了出来,从此以后,甲壳虫的名字就流行开。

  曾有一份来自斯图加特的杂志做出了一个预言:“不会有,也不可能有一辆真正的甲壳虫的接班车”。“甲壳虫的时代被高尔夫所接替,但却并不能代替它,这是因为长久风靡市场的产品已经培养了一个时代的人群。真正时尚的东西是不会被时间消磨掉的,人们对经典与个性的追求丝毫不矛盾,这就如同甲壳虫乐队的歌曲在今天听起来仍然个性十足一样。”一位资深评论家认为。当人们一谈到德国的大众汽车公司时,都会很自然的想到大众公司所生产的甲壳虫轿车,这并不是像有些人认为的是因为其在德国有一个美妙动听的名字,但是就算是在美国,他也是一样的闻名遐迩,这可以说是因为“甲壳虫文化”说引起的。

  甲壳虫诠释的概念是以前任何一辆车都无法体现的,甚至就算是以车模的形式出现,它就淋漓尽致地展现了它的内涵。它的设计还要追溯到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到本世纪三十年代末时,就已经在生产线上成批生产了。从诞生之日起到现在,甲壳虫已历经70载春秋。这样的时间长度对于人类来说,或许已到垂暮之年,但甲壳虫却好像因此而更显旺盛生命力。

  甲壳虫轿车在全球的成功的原因,我们可以从其轿车本身找到一二,那就是其商标式的品质:精致的加工工艺、可靠的装备和众所周知的可靠性,除此之外,还有其低廉的价格,较低的维修费用和即使使用多年仍具有一定的价值。大众公司很少参与价格战,但实际上对于他们的汽车品质来说,他们的标价并不昂贵,其“想想还是小的好”的主张更是改变了美国人观念。这些都可以说是其成功的根源。

  老甲壳虫已经走进了博物馆,甲壳虫名副其实的传人当然是大众汽车新甲壳虫。新甲壳虫在1998年底特律国际车展上亮相,新甲壳虫不仅让众多甲壳虫迷们感到亲切熟悉,并且备受关注。新甲壳虫车的雏形创意于1994年,并在底特律国际车展上第一次向公众展示,称为“概念一”。随后,于同年在日内瓦出现了新甲壳虫的敞篷车型自诞生至今,新甲壳虫在全球已经销售了55万辆。就甲壳虫诠释的概念是任何一辆车都无法体现的,它拥有靓丽的色彩和动感的魔鬼身材。尽管新甲壳虫的整体造型还是依赖于半个世纪前的款式,但是加入了现代化的设计元素,再加上现代化的机械性能,则无疑又使它成为二十一世纪的现代车型,而且很可能是当前世界上最为个性化的车型。它是一种很容易使您一见倾心,新甲壳虫的外型设计使人回忆起当年甲壳虫的风采。

  这是2001年8月26日几辆甲壳虫出租车在墨西哥城市中心的街头。在拥有1800万人口的墨西哥城,到处都可以见到甲壳虫出租车,它们绝大多数涂为绿车身、白车顶,穿梭在城市的大街小巷,已经成为墨西哥首都最具有代表性的流动风景。

  7月21日,众多新生产的甲壳虫汽车停放在墨西哥普埃布拉州大众汽车生产厂内,背景中是墨西哥著名的波波卡特佩特火山。普埃布拉大众汽车生产厂拥有世界上最后一条甲壳虫汽车的生产线日,最后一辆新生产的大众甲壳虫汽车将在这里下线,这种二战后风靡全球的经济型轿车将与人们做最后的告别。

  甲壳虫的声“甲壳虫”-墨西哥人的大众车 这是墨西哥大众汽车生产厂2003年7月生产的甲壳虫汽车最后版。

  驾乘过甲壳虫的那一代人无论在何时听到这个声音,都会感慨万千,唤起记忆中长久的思念。

  这种声音,就像甲壳虫的外型一样清晰易辨。 从上世纪40年代末直至80年代初,不可混淆的甲壳虫声音在德国的大街小巷不绝于耳。在世界其他地方,甲壳虫的风冷汽油发动机,是嘈杂的马路交响乐的主导乐器。在那些年代里,甲壳虫的声音始终是不断提高的小康生活的背景音乐。

  因此,大众汽车的广告公司在60年代末打出了堪称经典的广告“全世界都喜欢德国的这个”。甲壳虫早已成为了德国在世界各地的“使节”:清晰可辨,难以混淆,并且永远可爱。它连续十几年是美国最受欢迎的进口车。1967年它甚至在南太平洋的小岛国——瑙鲁纵横驰骋。

  虽然每个人都知道,甲壳虫用的是风冷发动机,但大众汽车公司仍然在60年代中期的初冬时节打出了整版的广告:“请您别忘了给您的大众汽车添加防冻液”。它说的可不是后面的四缸发动机,而是指前面放在备用轮胎下的风挡玻璃水。“因为我们知道,如何使用空气冷却发动机,但我们还不知道,如何用空气刷洗挡风玻璃”。沃尔夫斯堡是不是研究过用空气刷洗挡风玻璃,广告文案中没说。但就算真的研究过,甲壳虫的同代人也不会惊奇。因为那时甲壳虫早就在德语宝库里找到了绝妙的警句“空气不会冻结,空气不会开锅”。

  大众汽车采用水冷发动机时就像要更改甲壳虫的设计一样,不可想象。尽管甲壳虫的设计早就被视为保守,甚至过时。大众汽车在广告中开起了诙谐的玩笑,而且确实得到了那些“死不改悔”的甲壳虫车迷的掌声。“1948年就有很多人认为,我们应该有所改进”,这句话和一辆早期的后车窗带中框的甲壳虫放在了1965年推出的广告上。这个说法也算实事求是,因为大众汽车在十几年里将甲壳虫总共5008个零部件改进到了5002个。

  而甲壳虫的经典外形,则永远不变。大众汽车在60年代的另一则广告中称“有的外形不可能再改进了”,画面上是一个画着甲壳虫车尾图案的蛋。整整15年后(已经是高尔夫时代了),大众汽车延用了令人感伤的广告语。1978年在德国生产的最后一辆甲壳虫下线,再次起用了言简意赅的“蛋”主题,这次广告上写的是“我们将保持这个外型,直至最后”。而且更为“顽固”的是,“全世界2100万甲壳虫用户都认为这个外型不错”。

  用户认为不错的还有甲壳虫的味道:在甲壳虫里深呼吸一下,会闻到机器发热时的味道。所以,甲壳虫的竞争者在宣传他们的优势时提出“没有怪味的暖气”,但是这些竞争者有所不知,正是这股温暖的热气增加了甲壳虫的魅力,产生于热交换器,通过车门下面的小开口徐徐吹拂,这股热气就像好闻的香水一样显示着甲壳虫独一无二的个性。

  甲壳虫的同代人都知道,甲壳虫的总是很温和的热风,在甲壳虫开始书写成功史的时候还是一大卖点呢。在当时绝对奢侈,因为其他的汽车没有热风,冬天时开车的人穿着厚大衣和手套在方向盘后紧忙活,而那些甲壳虫的车主们冬天开车时穿一件暖和的毛衣就足够了。

  甲壳虫带给车主的是一种舒适的安全感,当然也包括车主的下一代。甲壳虫同代人的孩子们可以悠然无忧地呆在后排座椅之后的行李空间内。发动机慢条斯理的声音和鲁迪·舒立克的歌声伴他们晃晃悠悠地进入梦乡。

  甲壳虫那一代人随着甲壳虫长大,也在甲壳虫里长大。从有着椭圆后车窗的1952年款到内部空间更宽敞的1957年款,他们都坐过,等到1960年款推出时,他们已经从后座跑到了副驾驶座上(现在已经严禁孩子坐在这儿了)。

  大众汽车公司在1967年的一个广告中曾经提问“为什么每年上千人学车时用的是甲壳虫?”然后他们自问自答“因为甲壳虫很好开,问问您的驾校老师,他的驾校就是这么办的。”

  轻便的转向、踏板和换挡杆,对驾驶员指令的直接反应——这就是它在当时,50年代和60年代的表现,而当时能做到这些,绝非在70年代中期、也就是高尔夫时代以后那么容易。甲壳虫在当时为同级别的轿车树立了标准——正如同以后的高尔夫。

  这些优点,尤其令习惯与宇宙飞船一般笨重的轿车较劲的美国人倾倒。记者出身、后来当上大众汽车美国公司董事的阿瑟·莱顿曾这样描述甲壳虫“它蹦跳着在车流中穿进钻出,它能一步溜进别人正要拐进的停车位。在雪地上它嗖地一声扬长而去,车尾上的出风口像是在取笑落在后面的车无能为力”。

  美国消费者杂志《消费报告》早在1952年11月就对甲壳虫带来的影响一语中的:“如

  果您开车感觉太累,那么大众汽车会令您精神一振”。两年后,该杂志的测试顾问劳伦斯·布鲁克斯对甲壳虫大唱赞歌“…为数不多的…令人兴奋的汽车,驾驶它确实乐趣无穷”。

  1955年11月,美国杂志《大众机械》的记者莱奥·多诺万就惊讶地瞪起了眼睛“…这辆车,身材和马力都不大。但它总是供不应求,销售情况火爆一时,而且它不打折,不赠送免费游巴黎。到底是什么车如此令人不可思议,这就是像甲壳虫一样的大众汽车”。

  “没有任何一辆车有甲壳虫那样的社会效应”,阿瑟·莱顿在他撰写的甲壳虫赞歌《the beetle》中这样写道“它成为社会风情的一部分。它有着属于自己的神话,人们为它写书、出版杂志,为它像明星一样拍电影……以它为主角的笑话数以百计……在漫画中成了对抗上流社会的造反者”。甲壳虫不是浮夸奢靡之辈,但它也绝不乏味苍白。在它之前和之后,没有哪辆车能象它一样给予车主绝对清楚的地位——如果车主把地位当回事儿的话。甲壳虫最大的地位象征就是它的无阶级性——无论物质还是精神。

  差不多10年后,1971年7月,德国汽车杂志《汽车、发动机与运动》分析说“在几乎每辆车根据排量、马力和价格,都能分出高低并以此看出车主的社会地位时,甲壳虫创造了一种绝对无阶层区别的形象。任何人都可以驾驶它,不必担心外界来窥探自己的个人情况……”

  在此期间,这份来自斯图加特的杂志还做出了另一个判断“不会有,也不可能有一辆真正的甲壳虫的接班车”,这是莱哈德·塞夫特在1969年11月测试完甲壳虫后的评断“没有人能造出这样的车,即使是大众汽车”。不到5年后,1974年5月,大众汽车拿出了反驳的证据。甲壳虫突然有了接班人,包括所有甲壳虫的优点,没有它的缺点,由甲壳虫那一代人设计创意,这就是高尔夫。

  它的外型设计使人回忆起当年经典的风采,它的独一无二的个性又令它立于时代的潮头,它很可能 是当前世界上最为个性化的车型——新甲壳虫。

  特立独行的风格和与生俱来的时代感,是新甲壳虫的身份标签,很容易使您一见倾心;而它尖端科技的应用、一流标准的品质与配备,更突显了21世纪的DNA,令您爱不释手。

  只需一瞥,您就不难发现新甲壳虫的与众不同之处。它的设计不仅独具匠心,而且更强调人性化的操作体验:

  方向盘、变速器手柄和手刹的精美设计,不但让您得心应手,同时也使车设施显得更为典雅高贵。

  控制面板便于操作,从中您可以体会到完美设计与人体一程学 是如何巧妙地结合在一起的。

  后视镜上方的蓝色液晶显示器,室外气温和时间一目了然,人性化设计尽显无疑。

  “伽马”高级音响与新甲壳虫的内部设计完美融合,有声有色,尽享轻松惬意。

  怎样才算是一部好的发动机?它能输出多大的功率?在加速行驶时能得到多大的扭矩?如何在旅途中尽量降低发动机噪音并保证行使的安全?

  发动机:2.0直列四缸发动机功率/牛矩图,5400转时最大输出功率为85千瓦(115马力),3200转时最大扭矩为172牛顿-米。

  安全:电子稳定程序(ESP)保证了新甲壳虫行驶的安全性,汽车前排双侧面撞击时能有效地保护人体,及时保障乘客安全。

 网站地图